MistressCara

【翻译】White Lies(善意谎言) 第二章

   【黄暴预警!!18X预警!!!】

po主只是个认真翻译的孩子,这些文字在我眼中没有任何意义!!= =  


电梯:   第一章    第三章    第四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Chapter 2

    脑内无声的警告提醒着Shaw自己不该在这儿,提醒着她曾决心不让这种事再度发生。安静的公寓房间里只有衣襟相磨的声音,隔壁的死人也没法告密。Shaw几乎没有去考虑晚些时候警察会在尸体里发现的子弹——来自一把未注册枪支的子弹。

    Shaw今晚就会将这把枪扔掉,尽管那些人并不是她杀的。

    人是Martine杀的。

    是Samaritan下的命令,Martine这么说。但Shaw并不相信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当Martine将她推过房间,手指快速解开她的裤子拉下时,她并没抱怨——她没有帮忙,但也没有反抗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一直盯着门口,内心追问自己为何还没有离开。

    Shaw的裤子滑落到脚踝处,Martine将她推倒在一张皮沙发上,当Shaw的手自觉主动地将她拉得更近时,Martine笑了。Martine跪在她腿间时,Shaw的耳中如鼓轰鸣。那声音震耳欲聋,仿佛被无限放大了的脉搏声,使她喉头阵阵发紧。

    Shaw的手机从裤袋滑落到地板上,Martine纤细的手指迅速将其抓起,解锁,拨号,在Shaw完全没时间反应时已接通号码,耳塞里自动转接传达出声音。Shaw内心狠狠咒骂着科技——这并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“Sameen?”Root担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,Shaw努力无视着Martine脸上扬起的微笑,“一切还好吗?”

    Shaw想要挂掉电话,但Martine用眼神制止着她,倾身俯下,指甲威胁地在她大腿滑动。

  “是,一切都好。”她状似不经意地回答,但呼吸却抽紧了,Martine的舌尖在她的肌肤上起舞,金色的卷发轻抚挑弄着她。

  “你听起来怪怪的,Shaw。”Root疲惫的声音嘲弄道,这提醒了Shaw现在这个时间点是多么奇怪,大半夜的,而她还没有解释她为何要打这通电话,“你确定你还好吗?”

    Shaw再一次将手伸向耳塞,试图切断电话,中止Martine变态的游戏。而Martine眼中闪过邪恶的光芒,那眼神仿佛在挑衅着认为Shaw不敢继续。

    而Shaw从未畏惧过挑战。

  “我很好。”Shaw终于回答道。作为奖励,一只手指移到她花瓣处,指尖挑逗抚弄着那里的肌肤。

   “我该做些猜测吗?”Root玩笑着说,明显能听出她从睡梦中被惊醒的不适,Shaw能听到床单在她身下皱起的声音。

    Martine的手指将她身下拨开,冷空气击中她的XX(系统屏蔽..),甜美的折磨。Shaw压下一声呻吟,“什么猜测?”她听见自己的声音粗哑低沉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“嗯,听起来你那边正忙着呢,”Root逗她,明显已清醒了许多,“那些喘气声…”

  “我刚跑了步,”Shaw立马答道,但心里清楚这一听就是撒谎。她感到Martine的头发滑过她的大腿,脑中浮现出Root的样子——半梦半醒地躺在床上,手里握着电话——她的喉咙感到更紧了。

    透过电话,Shaw也几乎能听到Root扬起的微笑。“嗯哼,”她笑着说,“那你到底为啥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脑袋里组织不出语言,没有理由,不管Shaw如何努力去找。

    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喧嚣威胁着要爆发,要忏悔交代一切,但当Martine咬了一口她的大腿时,她只是按下了另一声呻吟。

  “Shaw,这到底是个什么电话?”Root的语气渐渐从逗趣变为了担忧,Shaw胸腔里涌起的热潮让她十分难受。“因为这听上去就像……好吧,你知道听上去像什么。”

   “Root,”Shaw试图否定Root的暗示,但声音听上去却像在哀求。

  “这可一点都没有打消我的猜测哦,”Root几乎有些雀跃,但声音中也透着认真,仿佛在征求同意。

    Shaw没有回答,吸气,呼气,努力不让自己因Martine在腿间持续的动作和挑弄而失去控制。“Shaw,你还在吗?”

    Shaw的皮肤黏糊紧贴在皮沙发上,让她突然想要逃离,她睁开眼看向房门。但她还是回答道:“我在。”她无视Martine从身下注视她的目光,无视自己仿佛呻吟一般说出的话语。

  “这真是太性感了,”Root再次玩笑道,语气中透着些紧张。除了粗重的呼吸声,Shaw不发一言。Root接着说:“我应该告诉你我穿的什么吗?”

    Shaw再次闭上双眼,脸上发烧,肺部传来一阵轻微而尖锐的刺痛。“闭嘴,”她说道,但几乎又立刻改变了主意,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 Root深吸了口气,Shaw能想象她睁大了眼睛的样子。“我在家,”她答道,声音低沉下去,“在床上。”

    Martine的舌头在她的XX上打转,Shaw大口吐着气,“你是不是正…?”她不敢完整地问出来,想着Root应该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“是,”Root回答道,有些迟疑,“Shaw,你是不是正…?”

  “Fuck,”Martine滑入一根手指,Shaw咬住下唇,“Root,这并不…”

  “我知道,”Root轻声打断她,“这并不代表什么。”

    Root的声音里潜藏着些许悲哀,这让Shaw肺部的刺痛感更加剧了,但她完全无法关注那疼痛。Martine伸入了第二根手指,Shaw耳中的鼓鸣声更响了,她摆动着身体,一股暖流从胸腔散射到四肢。

  “我只是需要…”Shaw再次失声,呻吟着说了出来。

  “需要一个人帮你发泄,我知道。”Root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,“我一直都在想这事,”她承认道。

    Shaw的心脏从未有过的剧烈跳动,身下的沙发变得燥热而潮湿,Martine轻笑出声。

  “我一直想着你,”Root继续说道,口中溢出一声低吟,“想着那感觉会是多美妙,亲吻你…咬你…”她喘着气,使劲吞咽着,“你的颈项,”她轻声说着,语气近乎虔诚。Shaw的手情不自禁往上,指尖按压着那脉搏跳动之处。“我特别喜欢你的颈部。”

    数秒的沉默后,Root的声音低了下去,危险地响起在Shaw的耳边,“你想我继续吗?”

    Shaw咬了咬下唇,嘶声同意,“想。”

  “我想要弄伤你,Shaw,”听见她的名字从Root口中滑出,Shaw体内立刻激起一股暖流,直达核心。“你喜欢那样吗?”

  “喜欢,”Shaw几乎是呻吟着说出,一只手在Martine的金发中拳起,将她紧紧按向自己,另一只手继续留在自己脖颈处。

    电话的另一头,Root的呼吸声加重了,“我喜欢刀,”那些话语让Shaw忍不住低吟,“火柴,绳索…”Root大声地呼气,Shaw感到体内的轰鸣已变得疯狂,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拉扯着她,她再次闭上眼,无视Martine的目光。那双手,那头金发,通通错得离谱。

  “你快到了吗?”两个声音同时响起,Shaw的呻吟声传入了听筒。Root轻轻笑了出来,“我不敢相信你在这种时刻还是这副恼怒的样子。”她打趣地说。在Shaw的腿间,Martine的舌头又回到了她的XX处。

  “Root,”Shaw凛声唤道,身下猛烈进出的手指让她恼火万分。

    Root的微笑从电话那头直传了过来,只让她更加恼火。“我知道,我知道,”Root接着说,“给我点时间让我也到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想到Root正抚慰着自己,让Shaw猝不及防地到达了高潮。一只手还紧按着颈项——很显然会留下另一处印记,另一只手还留在Martine的金色卷发里,她就这样迅速地泄了身,全身颤抖。体内的温暖转为了喉头的苦涩,肺部的疼痛更深了。

    Martine从Shaw腿间抬起头,笑道:“好吧,总算解决了。”她微笑着,一只手按掉了电话,另一只手擦拭着嘴角。

   “你真是变态。”Shaw呻吟着,将裤子拉至膝盖。有那么一秒,她担忧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站不起来了,耳中的轰鸣声也让她感到恶心晕眩。

  “我是吗?”Martine笑道,整理了下衣服,用手梳理着头发。她走向门口,转身眨眨眼说道,“我希望她没听到我的声音哦。”

    Shaw没有去理会在Martine身后关上的房门,她顺着沙发滑了下去。她的嘴唇颤抖,喉咙处有怪异的烧灼感,仿佛被人下了毒一般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拨给Root。

 

 

评论(13)

热度(70)

  1. 阿壳壳壳儿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阿吏夫海洋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MistressCar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