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tressCara

【翻译】White Lies(善意谎言) 第三章

【渣锤预警】T T

电梯:  第一章    第二章    第四章  

  Chapter 3

 

    Shaw试图避开Root身上的新伤,但Root不时因碰到伤口发出的吸气声只让她更加兴奋。在疲惫和药物的作用下,Root微笑着,动作慢了下来。Shaw的嘴唇在她裸露的肌肤游移而下。

  “Shaw,”Root想要引起Shaw的注意,但Shaw无视了她。

    想到差点失去Root,胃部深处燃起一股融合着愤怒与惊慌的火焰,与想起Martine时产生的憎恶与激烈的感觉混杂互斥。每当这个不请自来,充满挑衅的名字在她脑中浮现,Shaw都会感到阵阵恶心。毕竟,是Martine的枪打伤了Root,是Martine的子弹击穿了她的皮肤,撕裂了她的手臂韧带。

    也正是Martine,几天前将头埋在她双腿之间,舌头深抵,指尖挑弄——正如此刻她第一次对Root做的事一样。听着Root短促的呼吸,感受到她的肌肉在愉悦中收紧,Shaw闭上了眼睛。Root的双腿放在她身体两侧,脚跟陷入床单之中。Shaw用空闲的那只手细心地沿着她的脚踝往上,抚摸过纤细的小腿,轻揉大腿根部。

  “别对我这么温柔,”Root抱怨道,在Shaw身下不安分地扭动着,轻轻扯了扯她的头发。

    Shaw试图听从内心一直燃烧狂怒的本能行事,却发现自己无法做到——尤其是当Root正赤裸着躺在她身前,绷带掩盖住满身的伤口时更是如此。她身上遍布伤痕,有旧的,也有新的。Shaw对这些伤一无所知,但她知道Root想要什么——她想要Shaw为她添一道属于她的伤痕,为她烙下印记。

    Shaw的喉咙处翻滚着一股担忧,她无法将之抛诸脑后。她吻过Root的大腿内侧,再沿着那一道道伤口一路往上——这被Root当做了挑逗。

    当她终于来到Root的唇边,Shaw狠狠地咬了下去,但即便这样,也抹不去她心里那股快将她淹没的迷茫情绪。

    Root皱了皱眉,眼中拂过一丝Shaw无论如何也无法忽视的不安。

  “我从没想过你是温柔型的。”Root催促着,没受伤的那只手沿着Shaw的脊背往下,指甲过处,留下道道红痕。

  “我不是,”Shaw叹道,虽然她的行为正那么做着。她一直小心翼翼,动作缓慢,她已吻遍了Root的每一寸肌肤,仿佛那是一件极珍贵的艺术品,“但你在过去24小时里被打了两枪。”

    Root摇了摇头,“我不觉得是这个理由,”她轻轻叹了口气,声音摇摇欲坠,“是Harold跟你说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确实说了。那些关于战争和牺牲的话语,Shaw记得太清楚。每当想起那几句话,她的胃里都在翻滚抽搐。作为一名士兵,她太清楚战争里会发生什么,而现在战火已蔓延到她们身边每一个角落,隐蔽而致命。

    Shaw不喜欢把Root当做一名士兵,“不,他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但两颗子弹还是射入了Root的身体,这子弹来自一个和Shaw不止上了一次床的女人。Shaw无法想象自己那双曾让Martine高潮过的手,怎么能在Root身上留下印记,宣示她是属于自己的。

  “那到底是怎么了?”Root再次问道,Shaw的牙齿深深陷入她颈部的肌肤,让她在惊讶中住了嘴,情不自禁摆动着自己的腰部。Shaw强迫自己专注于眼前的事,忘却这间廉价汽车旅馆房间外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尽力抛开一切思绪干扰,Shaw将身体挤入Root两腿之间,感受到她的肌肤在自己身下疯狂燃烧。她任内心愤怒的情绪蔓延,双手在Root身上极尽探索掠夺,指甲陷入肌肤,无视身下传来的夹杂着愉悦和痛苦的呻吟。Shaw紧紧盯着Root裸露的身体,看着她身体的每一个动作,看着她被弄痛时脖颈处肌肉的每一次收紧。

    毫无预警的,她向Root体内探入两根手指,耳中听到Root猛地倒抽一口气。

    Root没受伤的那只手紧压住Shaw的背部,想要她靠得更近。

    Shaw望向Root的脸,看见她的下唇因紧咬而褪去血色,眼睛紧闭着,表情却莫名的放松。她想着自己从未见过Root这样——完全为她打开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不再着急动作,缓下了手指的节奏,舌尖在Root锁骨处滑动,嘴里品尝到Root的汗水带来的微微咸味。她的眼角掠过Root肩膀处那道伤疤,那道几年前Shaw的子弹亲自留下的苍白印记。她猛烈地吻了过去,灼热的呼吸在Root的肌肤上燃烧,她产生了一股她不该有的想法——Root是她的。

  “Shaw,”Root抗议道,手轻轻握拳,打在Shaw的肋骨处,“别那样。”

    Shaw深深咽了口气,挪动了下身体,覆盖在Root身上,与她四目交汇。

  “别哪样?”她轻吟着问,即使她心里知道Root在说什么。

    Root翻了翻眼睛,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 Shaw皱了皱眉,脱口而出,“这是我们的第一次,我以为——”她顿住了,意识到自己刚说了什么。

    Root的脸上流露出惊讶又害怕的表情,随后才定了定神。

  “没事,”Root接道,伸手覆住Shaw的脸,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但Root并不知道。她并不知道Shaw做了什么,而且还会一直做下去。只因为Martine是个很好的炮友,只因为跟她在一起是Shaw能忘掉那些风暴——那些每次想起Root时内心便席卷而来的风暴——的最好方式。

    Shaw摇了摇头,“不。”她咬着牙说,看着Root身上的伤,看着那些她不知道原因而落下的伤。

    她强迫自己再次望向Root的眼睛,紧紧盯着那一汪快要将她淹没的池水。开口之前,她让自己的声音冷了下去。

  “你错了,”Shaw感到自己的话语像小刀一样扎入了Root的身体,“关于我,关于这事。”

    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手指还停留在Root体内,没有动作,却十分温暖,让人难忍的温暖。她的手腕下意识的转动了一下。Root轻轻地呻吟了一声,伸手去够Shaw的手臂,态度坚持。

  “或许是我错了吧,”Root脸上闪过一个微笑,眼底却浮现悲伤。Shaw知道自己给她造成的伤痛绝不亚于Martine的子弹。“但你不会把一个女孩就这样晾在这儿,对吧?”

    Shaw迫不及待地想离开,消失在夜色中,忘掉这间廉价旅馆,忘掉这场如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悬在他们头顶之上的战争,忘掉Martine,最主要的是,忘掉Root。

    Root,那个在这潮湿的旅店空气里闻上去仍如此迷人的女人;那个爱调情,爱拉拉扯扯,爱诉诸暴力又事后抚慰她的女人;那个悄悄溜进了Shaw的心,却再也不肯离开的女人。

    Shaw心底深知,如果她这么做了,如果她今晚让Root到了,她再也无法忘掉那个声音——那声低唤她名字的呻吟。Shaw知道,她无法承受听到那声轻唤的“Sameen”,那声音将永久萦绕着她,直到那颗命中注定的子弹结束她的生命。

    Root的表情已有些生气,“Shaw。”她叫着她的名字,像是在责怪。

    Shaw眨了眨眼。

  “我得走了,”Shaw猛地抽出手指,用床单擦拭了手指和嘴角,匆匆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她希望Root说点什么,但Root什么也没说。她也没有起身将Shaw拉回床上,这让Shaw有些不安。胸口传来一阵烧灼的疼痛,像是希望Root能再跟她拉拉扯扯一次。

    Shaw关上旅店房间的门,努力不将视线望向床上,然而她仍有一瞬瞥到Root,她静静地坐在床上,单手抱膝,赤裸的四肢显露出缠绵后的凌乱。

    Shaw知道她体内仍有悸动的需求,咆哮的欲望,是这个冰冷的夜晚最后一抹绝望的温暖与光亮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因她而起。

 

评论(10)

热度(67)

  1. 阿壳壳壳儿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阿吏夫海洋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MistressCar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