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tressCara

【翻译】White Lies(善意谎言) 第四章

【高能预警!虐心预警!新姿势(划掉)预警!!】

好吧其实我最初翻译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一章,真的觉得特别带感!oh我的根妹,请从正面背面上面下面360度无死角上我!! ....


电梯:第一章   第二章   第三章

 

        Chapter 4

    手腕被强制性地反压在身后,身前的水泥矮墙抵住了胃部,一股疼痛感顺着脊背窜了上来。从十楼的高度望下去,胃里翻腾着轻微的忧虑。Shaw有几十种方法从这种羞辱的姿势中挣脱,但当她闻到Root的香水味道后,便立马放弃了反抗。

    Root下手果决,将Shaw的身体压向矮墙,像是威胁着要将她推到那头去。她的声音里有种濒临边缘的危险——

  “早啊,Shaw。”她在Shaw的耳边低声说道,语气中有种疯狂的愉悦。

    她将Shaw转过身来,身体压了过去,有些蛮横地吻住了她。牙齿深陷入Shaw的嘴唇,直到她开始流血才放开。舔了舔Shaw唇边的伤口,她露出一抹邪恶的微笑。

  “我们没有多少时间,”在Shaw没来得及答话前,Root便解开了她的裤子,一只手毫不客气地伸了进去。

    Shaw退缩了一下,知道Root会发现她已经湿了。“你要干什么?”她呻吟着问道。

    当Root的中指划过她XX旁的肌肤时,Shaw闭上了眼睛,双手不受控制地放在了Root的腰上,好像它们本就属于那里。她在心里默默骂着自己。

  “我觉得这很明显嘛,”Root笑着答道,轻轻咬了下Shaw的脖子,舌头一路滑向她耳朵,“你不觉得吗?”

    回忆起上次见到Root的场景,她胸口有些发紧。那间小旅店的床上,Root浑身伤痕,却又异常温暖。Shaw那时压不下去心中的风暴,也就没有办法留下来。

    Root对那件事没有显露一丝一毫情绪。就如她身上那些伤痕,在过去的几个月中逐渐痊愈,直到再也看不见。但Shaw知道那抹伤痛始终留在那里,它会在最奇怪的时刻冒出来,灼烧Root的神经。

    清晨的几缕冷风将Root身上的香水味送入她的鼻中。Root的手极尽挑弄,却避开了Shaw最需要她抚摸的地方。

  “Root,”她呻吟着抗议道。Root将身体压得更近了,挤迫着Shaw的身体往十楼楼顶的矮墙外更伸出了一些。Root的笑意转为了一个严肃的表情,手指刺入了Shaw的身体。突然而来的疼痛让Shaw的眼中浮起了水汽。

  “你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我吗?”Root贴在Shaw的下巴处轻声问,舌尖伸出,往下舔弄着Shaw的脖颈。Root的右脚紧抵Shaw的左靴,直到滑入她的靴底,Shaw一阵轻颤。

    今秋的风比往常来得凛冽,冰冷地刮拂过Shaw的脸颊,她感到自己的外套与Root的紧紧贴在了一起。“为什么?”Shaw嘶声问道,Root的拇指重重按压着她的XX,在她体内激起阵阵快感,压下了她肺部常年持续的烧灼与疼痛。

  “她选了我,”Root故意顿了下,左脚突然也插到Shaw的右靴靴底,让Shaw整个身体重量基本全靠在矮墙上。Shaw贴着Root的手晃动着臀部,感受到冰冷的水泥墙刮擦着她的后腰,“因为我擅长读懂人心。”

    Root的手指不断进入着Shaw的身体,粗暴而冷酷。Shaw咬着下唇,Root吮吸着她脖颈的脉搏处,指尖将Shaw带到高潮边缘,便慢了下来。Shaw轻哼出声,Root的声音冷了下去。

  “实际上,我太擅长了,”她接着说,另一只手捏成拳头握住了Shaw胸前的衣服,紧紧拉住她,仿佛怕她摔下去。Root在她体内曲起手指,Shaw的手抓住矮墙的边缘,指节因用力而发白。“——擅长到让人生气。”Root在Shaw的颈部咬了一口,感觉到Shaw的肌肉开始在她手指周围收紧,便抽出了手。

    急促地呼吸着,Shaw闭上眼睛,高处的眩晕和阳光在皮肤上的烘烤让她的心不受控制地跳动着,胸口疼痛,却近乎美味。

  “把手放到背后去,”Root命令道,Shaw皱起了眉头。“快点,Shaw,我们可没有一整个早上可以磨蹭。”Root抱怨着。

    Shaw重重地吞咽了一口,默默地屈服,按照Root说的做了。现在她坐在水泥矮墙上,双手放在背后,身处高处的感觉更加明显了。她想象着自己从十楼坠下的场景,感到一阵眩晕。Root的手指再度探入她体内,纤细却无情,疼痛又抚慰。她们俩均衣衫完整,Root并没有太多空间动作,而她的手指却毫无阻碍地进出着。

    为了更好地感受到Root,Shaw又往后倾斜了些身子。肌肉紧收,感受着身下的空缺,担心随时会掉下去的紧张感让她不适。她的脖子先疼了起来,接着下巴也因咬得太紧而使得呼吸都开始困难,随后肋骨处如被人放在火上炙烤。但她还是保持着身体的倾斜,将感觉专注于体内Root的手指上——那手指温暖而粗暴,一如她认为的那样。

    Shaw深深地吸了口气,体内升起一股宁静祥和之感,仿佛终于找到了风暴之眼。那只揪住她衣服的手却突然猛地推向她胸口,握住衣服的拳头使劲往上一提,将她身体提起,堪堪悬在空中。Shaw肺部的空气因震惊而一下抽空,双手出自本能地握住了矮墙边缘。

  “手放到背后去,”Root冷冷地命令道。Shaw长吸了口气,平稳住心跳,盯着Root的眼睛,慢慢将手放到身后,心里十分清楚如果Root愿意,她手腕一松便可以将自己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这种想法反而让Shaw更加兴奋起来,而Root的手指也在不断加剧着这股劲头,但总算是开始随着她的节奏抽动,拇指不时轻揉着她的核心。

  “你看,这就是我怎么知道你特别喜欢把自己置于危险边缘的,”Root平静地继续,好像在主持一场会议。Shaw的脸上闪过一丝恼怒。

  “而那也正是,Shaw——”Root把她再往下推了些,Shaw的心漏跳了一拍,耳中已能听见十层楼下忙碌的街道的声音,她逐渐清醒过来。喧闹的鸣笛与轰鸣的引擎声也淹没不了凛冽的风中传过来的Root的声音,“——我怎么知道你在跟我们敌人上床的原因。”

    Shaw探寻着Root的脸,想在上面看到受伤,悲哀与愤怒之情,然而却什么都没找到。她只看到Root戴着一张极尽平静之容的面具。她瞟了一眼抓住自己衣服的那只手,是那些发白的指节让她还悬在这里,让她还活着,也正是同样的手指正在她体内进出着。Root嘴边弯起了一道弧度,Shaw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楼下有人在尖叫,Shaw眨了眨眼。

  “没有人看见你,”Root的声音低沉而威胁,Shaw努力克制着回到安全之地的本能,身体却更加兴奋,“暂时还没有。”Root说道。

    Shaw体内的手指停止了动作,“为什么是她?”

    在思索这个问题的答案时,Shaw内心感到十分厌恶,因为她已经连续几周用同样的问题拷问自己了。Shaw不知道为什么这事会一再发生,为什么她只要遇见Martine就会跟她发生关系,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。她摇了摇头,将这答案告诉了Root。她注意到当她提到Martine的名字时Root将视线轻轻移开,也注意到当她说完了后,Root的嘴角微微抽动着。

  “为什么不是我?”

    这几个字悬在她们之间,沉默又沉重。有那么一阵,Shaw觉得自己已经掉落下去迎接死亡了,但她并没有。当Root将她一把拉回屋顶时,她紧抽了一口气,身后的衣服因这粗暴的动作紧紧嵌入她的身体。Root猛地抽出手指,将她推开,这意外的动作让Shaw往后踉跄了几步。地上的石砾被她的军靴靴底碾压着,提醒着她已回到安全地带,但她内心却未感到丝毫安宁。

  “好吧,我希望她让你上得很爽。”Root像是觉得厌恶一般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手。

    Root没有再说一句话便离开了屋顶,而她身上的香水味却长久地停留在清晨冰冷的空气中,像是萦绕不去的一缕孤魂。

 

终于发完了.....

原作者一共更了6章,还在龟速更新中,她透露了这篇文不是HE............我空了会看情况继续翻吧,不一定。

评论(21)

热度(84)

  1. 阿壳壳壳儿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阿吏夫海洋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MistressCar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