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tressCara

【翻译】White Lies(善意谎言) 第六章

 

      Chapter 6

    她的心脏剧烈跳动,快速输送着肾上腺素,那狂热的节奏仿佛是此刻唯一的存在。

    Root推开楼梯间的金属门,注意到有血迹延阶梯而下。她微微笑了,几乎脚不沾地般的快速朝那个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这感觉就像她已不再是Root本身,而是化为了她手中的枪,耳中的低鸣。

     猎杀,她心想。她从未明白这种致命的吸引,直到此刻。

 

    “告诉我你的位置。”她听见Shaw的声音从人工耳蜗中传来,听上去有些慌张却又那么遥远。她希望机器听她的吩咐切断联络,Shaw这样只会让她从目标任务中分心。

    她看见墙上有一道模糊的血线,猜想那是Martine的肩伤留下的,那股原始的冲动又回到了体内。

 

    她听见了受伤的特工就在几段阶梯之下,听见了她粗重的呼吸声,皮夹克与水泥墙的刮擦声,听见了Martine在打开地下车库铁门时牵动伤口发出的轻嘶声。

    Root笑了。带着Root早先留下的枪伤,Martine不可能在这种情境下逃脱。

 

    每当Root重心移到左腿时,都有一股剧烈的疼痛直窜上脊椎。Martine打伤了她的大腿,子弹陷入肌肉,炸伤了周围的神经,疼痛感剧烈抽动着,持续不断地从那里开始蔓延。

    Root一点也不在意。她沉迷于猎杀带来的原始冲动,催促着身体继续向前。她无视伤口带来的疼痛,也无视着耳中Shaw不断追问自己位置的声音。

 

    到达地下车库门边,Root用肩膀推开那道冰冷又沉重的铁门,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她刚踏进门口,Martine的拳就落在她脸上,迅猛而疼痛,几乎抽空了Root肺部的空气。

 

    “我等着做这件事等了好久了。”Martine笑着说。

    但Root并没被Martine显露出的士气愚弄到。Root之前的子弹打伤了Martine,现在她的左臂和整个右边身子都浸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呢。”Root笑着答道,毫不犹豫地一拳打向Martine腹部,正正落在她留下的枪伤上。指关节接触到被温热的血浸透的毛衣,让Root有些轻微的恶心。

    Martine弯下腰痛苦地叫出声来,声音短促而尖利。

    Root看了看手上沾上的红色印迹,粗暴地在裤子上擦掉。

 

    “Root?发生什么了?”Shaw在Root耳边不断追问着。那声音从人工耳蜗中传来,让Root觉得Shaw好像真的就住在她脑中一样。而这感觉只让她怒火更甚,她接着打了Martine第二拳,感受到Martine的皮肤在她拳下开裂,手也因撞击到Martine的下颌骨而留下一块青紫。

    看着Martine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,Root只觉得体内的冲动让她无比愉悦。即使Martine站定身子后只是用手摸了摸唇边伤口,看着指尖的血迹笑了笑,Root仍感到一阵胜利。

 

    “现在感觉好点了吗?”Martine嘲弄道,在Root还来不及回应之前便伸手掏出靴子里的小刀指着她,邪恶地笑着。

    跟Martine不同,Root的手枪还在身上,里面还有两颗子弹,她自己在心里数过。机器这次帮不了她了,她看了看手中的枪,再看向Martine,心里已做了决断。

    “对呀,是好点儿了。”Root承认道。看着Martine的血逐渐在她脚边汇聚成滩,Root觉得自己这几周以来,从未如此刻般感到活生生的活着。她将枪放到身后,塞进皮带里,感受着冷硬的金属紧贴着她的肌肤。

 

    Martine似乎完全没被这种高贵的举动打动,说道:“你知道,我听说你现在是个好人了。”她握紧了拳头,无声地邀约Root先出招。

    Root只是笑了笑。在她眼中,Martine浑身是血,站在忽明忽暗的霓虹灯下,看上去就像一条等着被打翻在地的疯狗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想来一场公平的决斗?”Root摇了摇头,看上去很是失望。或许她真的挺失望,当她决定要追捕Martine后,一切似乎并没费什么劲儿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把你打成肉酱。”

 

    Root注意到Martine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身体也有些绷紧,仿佛终于开始认真对待这场对决。Martine身体往前一探,小刀刺出。Root快速往旁边一闪,抓住Martine伸过来的手臂并锁住,一把将其反剪在背后。听到Martine又痛嘶一声,Root笑了。

    Martine另一只手狠狠打向Root肋下,痛得Root有好一阵都无法呼吸。而那痛感在让她惊讶的同时,身体却似在张开双臂欢迎。肺部的空气快要满溢,肌肉也在阵阵刺痛,这一切都让Root感觉肾上腺素再次在体内跳动翻腾。

 

    “我应该猜到你跟我有相同的品味。”Martine在Root耳边轻声说道。Root将Martine一把推到墙上,感到Martine狠狠拽住自己衣服,试图在快速的动作中维持平衡。

    Root叹息一声,“你知道吗,我却还以为你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呢。”Root的声音听上去比她想要的更生气一些,她将之怪责于自己的疲倦。Root浑身微微发抖,不知是因为沿着腿边缓缓流下的血液,还是因为Shaw在耳边苦苦地恳求她回答,哪怕随便说一句话都好。

 

    Root仍然没有回答Shaw,而是一把抓起Martine的头发,直直盯着她的眼睛,猛地将她的头撞往墙上。听到一声奇怪的喀拉声,Root在想Martine的头骨是否在这撞击下裂开了。Martine在一旁眼神有些失焦地望着她,Root希望她至少弄了个脑震荡出来。

    Root把Martine往旁边一推,看着她四肢不听使唤,脚步虚浮地倒在地上,仿佛已灵魂出窍,只剩躯壳。

    她们之间这场对决刚开始时,Martine是那样的迅捷又危险,甚至十分狡猾。她在Root身上不止得手一次,还开枪击中了她。然而眼前这个被击倒在地的女人,已再也构不成威胁。

 

    “你不能杀她。”Shaw在她耳中几乎是第一百次开口求道。

 

    Root靠近Martine,重重吞咽一口,心跳愈加剧烈,“谁说我不能?”她死死盯着Martine,问道。

    Martine看上去比平时娇小一些,虚弱而破碎,她双目紧闭,嘴角却弯起一个弧度。有那么一瞬,Root好奇她睡觉时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这是个奇怪的想法,Root一点也不喜欢。

 

    Root重重踢了Martine肩膀一脚,将她从侧卧的姿势变为平躺。

    Martine一点也没闪躲,只用她能用的最冷的眼神看着Root,平静地等待那一颗结束自己生命的子弹。

 

    Root掏出了枪。

 

    “Root,别这样做,”Shaw再次求道,“我们不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不杀人,Shaw?”Root咬牙低吼道,声音在空旷的地下车库中回响,愤怒却又疲惫。

    Martine没有丝毫退缩。

 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们的做事风格,”耳蜗中的声音温暖而熟悉,但Root一个字也不想听。

     “在我看来,要是我们早点动手杀人,”Root摇了摇头,机器让他们去杀国会议员仿佛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“我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。”

 

    “Root,”Shaw的声音太温柔了,让Root不禁想起在汽车旅馆的那个夜晚。那晚Shaw极尽温柔的抚摸她,那温柔钻入她的皮肤,又在胸腔处狠狠灼烧。

    Root一点也不想回忆起那个时刻,尤其是现在。她喉咙发紧,再次望向Martine,盲目的怒火在胸腔内翻腾。

 

    “求你别杀她。”

 

    这句话让她的心猛的疼了一下,Root深吸一口气,指着Martine头部的枪在手中忽然显得分外沉重。

    她必须死,Root心想,不得不死。她有些不安地转换着双脚重心,注意到Martine脸上浮起一丝好奇。

 

    “你还在吗?”Shaw追问道,声音却无比遥远。

 

    Root的手指曲起,扣动了扳机。

 

    Shaw不规则的呼吸声从耳蜗中传来,听上去彷如恋人的耳边絮语。

 

    Root重重吞咽一口,再次扣动扳机。

 

 

PS.原作者就只更到这一章,po主想翻也没材料啦~不过看作者回复评论,她对本文的走向和结局基本是想好了的,应该不会坑...

评论(26)

热度(68)

  1. 阿壳壳壳儿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阿吏夫海洋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MistressCara
  3. 赵子坷2012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