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tressCara

【翻译】White Lies(善意谎言) 第八章

Chapter 8

Root感到嘴里有股令人恶心的铁锈味,像是在吞咽鲜血,整个喉咙都被这味道裹挟。但她仍拒绝了Finch新煮好的绿茶,她用尽方法避开所有可能的交谈,直接来到空空的过道里——他们藏犯人的地方。

这确乎是个品味鲜血的恰当时机,因为她正盯着几天前差点就被她杀掉的女人。

看见Martine脸上已呈褐色的淤青,Root嘴角扬起一丝弧度,几周以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,而她自己感觉已仿佛有几年没笑了。


她并没想到Martine仍在昏睡——Finch发誓Root把她带回来时,她曾恢复过意识。她并没有常常去想象这个场面,她让自己忙得团团转,处理自己的伤口,用尽所能忘掉Martine和Shaw,甚至是其他所有人,假装这场搏斗只是为了帮助机器打倒Samaritan。

她拼命忘掉保护他们所有人的安全曾对她有多么重要。

保护Shaw,让她免受一切伤害。

她真傻。

 

这些苦涩的滋味她已快要忘掉。看着Martine的胸口轻轻起伏着,像短促而连绵的潮汐,此刻最让她烦扰的,几乎让她快不能呼吸的,是那根从喉咙直插至腰间的冰柱——那根想象出来的柱子,让她保持直立,让她彻夜难眠。

那根又冷又硬的柱子紧紧裹在她的脊椎之上,抽干了她仅存的能量。

它恳求她——像Shaw几天前那样——努力做一个更好的人。放下愤怒,放下负罪,放下仇恨,或至少不要那么轻易地跟着它陷入那暗不见底的深坑里去。

但Root想要大叫,在这个创造英雄、奉献牺牲的时代,她感到无所适从。

因为Root不是一个好人。她甚至并没比遇到机器前变得更好。也许这一切都只是在做戏,她一路找寻的救赎,只是另一个谎言——让她相信自己可以变成一个她从来不是的人。

 

或许这正是她没去叫醒Martine的原因。她被那股陌生的疯狂劲儿一路拽到这里,她需要压抑住这股劲儿,它却始终不屈服,不离开。

Root需要它离开。她需要答案。

而这答案却无法从Shaw那里获得。

所以她来到这里,靠在门框上,在废弃地铁站冰冷的空气中瑟瑟发抖,盯着那个她试图,并且想要杀掉的女人。

竟敢那样平和地躺在那儿,柔弱无助。

 

“是你,对吗?”Martine轻声说道,嗓音破碎,眼睛却仍闭着。

她听起来很疲惫,几乎是屈服的——有些过于亲密。

Root清了清嗓子,“噢,真抱歉,”她用略微傲慢的语气去压服内心的焦虑,“你是在等别的人吗?”


Shaw的名字未被提及,却像铡刀一样立在她们之间。Martine从床上撑起身子,眼里已无一丝睡意,只闪过几分痛楚。 

“你在担心她来看过我了吗?”Martine用尽可能尖锐的语气说道。

这在Root听来却并无效果——Martine胸口还缠着绷带,声音因止痛片而有些含糊,她对她不再算得上威胁。

    

“你在担心,因为她并没来过吗?” 

这只是个猜测,Root却在Martine脸上一闪而过的受伤中得到了确认。那稍纵即逝的表情背叛了她,揭露了Shaw自救回她一命后,再没回来探视过。

Root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她猜Martine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

她往前几步,在床边逡巡着,像捕猎者在猎物周围转着圈,她明亮的笑容像裸露的颈项上悬而未落的利爪。

难得的,Root占到了上风。

她可以伤她,甚至杀了她。这次耳朵里不再有声音传来——没有机器的,也没有Shaw的。只有脊椎上那一阵阵该死的脉冲,让她觉得自己更像一台机器,而不是人类,一副人造之躯。

 

Root来到床边坐下,一只手落在Martine的大腿上,仿佛她们是多年的旧友。看着Martine眼中的惊惧,她忍不住感到一阵快意。

当看到Martine几乎是有些紧张的舔湿嘴唇,Root直感到掌控的力量涌过全身血管,即使后面Martine开口时已恢复平稳镇定,也不再重要了。

Martine说话时眼睛只盯着门口,“你是来质问我的吗?”她想让自己听上去高傲恼怒,Root却未被骗到。

    

“我是来聊天的。”Root眉开眼笑地说着,“我们上次的谈话结束得…”Root噘着嘴,仿佛在寻思合适的词句,“太突然了,你不觉得吗?”

Martine也微笑回应,笑意却未达眼底。

“那次谈话本可能会被切得更短的。”Root承认,如果不是某人阻止,她已杀了Martine,这是个威胁还是供认,她也不知道。这也并非她来这里的原因。

 

“你想怎样,Ms Groves?”她在那个称呼上加重了语气,明显想要激怒Root,“我不是爱玩游戏的人。”

 “啊,”Root一根手指划过Martine汗湿的太阳穴,将她一绺金色卷发别在脑后,吐气轻声说道,“我以为你是呢。”

她一只手捏了捏Martine的大腿,另一只手捏住Martine的脸颊,迫使她抬起头来。她微微俯下身去,Martine的呼吸已近在唇畔。

“我认为你很爱玩游戏。”Root接着说道,眼神落在Martine的嘴唇上。她轻咬下唇,看着Martine的瞳孔逐渐放大。

并不是害怕,而是在探寻着什么。

 

“那只是我工作的一部分,”Martine承认道,“而我很爱自己的工作。”

这并不是有罪供述,但它确实意味着什么。

Root身体里的冰柱开始融化,让她忍不住眨了眨眼。她放开Martine,突然感到精疲力尽,仿佛这样压制着Martine,用一举一动来威胁她,耗尽了她所有的力量。

这些举动最终就像Martine一直强撑的硬气一样勉强。

 

“那是为什么?”

她不需要提到Shaw的名字来提醒Martine那些色诱的行为——她已经知道了。也许Martine早就看出来了,从Root身上如潮水般一波一波席卷而来的痛苦中,从那汪汇集在她腹部的悲伤中,放佛那在她脊柱周围逐渐融化为水的冰柱,全由她未曾流出的眼泪冻结而成。

 

“Shaw是一名优秀的特工,”Martine耸耸肩道,“我们最初是想招募她。”

Root猛吸了口气,种种期待在胸口乱撞,让她的心再次剧烈地跳动——自从几天前她手里拿枪,带着杀意在楼梯里追击Martine后,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。

 

“然后呢?”Root追问,放在Martine腿上的手无意识地捏紧。

“然后,Ms Groves,”Martine的手拂过Root的,温暖的手掌将她的手握在原处而不是推开,“当我意识到她对你有情意,我就想看看,要把她推到何种地步才能让她输掉这场游戏。”

 

脊柱周围的冰柱变得更细了,她害怕一个轻微的动作就会让它碎掉。她有些担心,如果那冰柱真的散成碎片了,她是否还站得起来。

因为当她听到Martine的话时,嘴里那些味道都消失了。Root不想相信她的话,但她知道自己已深信不疑。

 

她没有权利去感到这么舒服,这么温暖。

她不能,也不该,像突然喝醉了酒一样醺醺然地开心起来。好像胸口的重物被一下挪开,她以前从未想过会这样,放佛终于活了过来。

 

但此时此刻,Root不想有这一切感受。

这不对。

她想要那些冷漠和麻木感回来。

 

但她仍忍不住回想起在廉价汽车旅馆房间的那个夜晚,Shaw狼狈逃走,就像整个房子快要崩塌下来压住她一样。那个夜晚,Shaw的手在她身体的起伏处轻抚流连,那么温柔,那么温暖。Root在那时就有些知道了——

Shaw是她的。

 

但Shaw在用尽全力抵抗这一事实,就像Root自己将那些真情实意隐藏在无休止的暧昧的双关语之下一样。Shaw竭尽所能,要将Root在自己心上留下的痕迹埋藏在最深最深处,直到再也看不见。

但无论Martine给她留下多少伤疤和淤痕,它们仍始终盖不过那道痕迹。

 

就在几天前,Root从Shaw嘶哑的声音里也再次听出了。Shaw苦苦哀求她,不要杀人,求她做一个更好的人。因为她们知道,她们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都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

“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对她有感觉的?”Root问道,这问题由她来向Martine提出,显得有些奇怪。

她不会忘了Martine眼里浮现起的那抹受伤。

但这一次,Martine的伤痛并没给Root带来快意,她只感到悲伤和疲惫。

 

“是她吗?”Martine没有直接回答Root的问题,她的手紧紧抓着Root的,却有些柔弱无力,声音几近哀求,“是让你别杀我的吗?”


是她。但Root却没办法说出口来。她只轻轻点了点头,然后强迫自己站起身来,喉咙阵阵发紧。

她需要离开。

她必须走,就是现在。

她要逃离这一切。

 

“你为什么没动手呢?”

Martine的话让她的脚步在门边停下。

她语气里那股深深的绝望,让人觉得她好像希望Root那天真的杀了她。

但Root不会上当。她们这样的人,骨子里有着强烈的求生本能。野兽总能让自己脱离险境。

这本能也深藏在Root体内,促使着她一直往前,不管她怎样想要熄灭这一股小火焰。

 

“因为我会为她做任何事。”

 



评论(19)

热度(80)

  1. 阿吏夫海洋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MistressCar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