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tressCara

【翻译】超甜治愈系甜文,专治510后综合症!

原文标题:An Incomplete History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Gastronomy and (what some might call) Affection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7106977

原文作者:lescousinsdagereux

授权情况:已授权

内容简介:搞定吃货锤锤的5+1步!看了511后心情持续低沉郁闷,在AO3无意看到这篇文,真的被萌得各种笑出声,实在太治愈了!还追什么剧,追剧不如追同人!这篇文里是我最爱的撩锤宠锤上天根配口嫌体正直傲娇吃货锤,请君享用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
“有着150亿美元的预算,而CIA特工就守着一堆能量棒吃。”超夸张地叹了口气,Root关上最后一个橱柜,把找到的两根Clif能量棒(一根黑莓杏仁和一根巧克力碎口味)扔到Shaw面前的桌上。某人轻哼一声,却仍伸手拿走了那根巧克力碎口味。

“还有苹果和咖啡,已经比我呆过的很多地方好了。”

Root笑了,很高兴Shaw至少有所回应。她走近几步,臀部轻靠在桌边。

“我并不觉得我想把这作为我们安全屋的标准配置,不过我同意你的观点。”

Shaw手里的能量棒在她咬了两口半以后就已全无踪迹,Root正想要对Shaw的嘴巴或贪吃进行一番评价时,TM的声音在耳蜗中响起,分散了她的注意力。(TM在耳畔的声音永远不会停止让她心跳加速,不过这一次,还同时让她挂上了笑容)

“嗯,看来我们没必要亏待自己,”接到TM传递的信息后,Root接着说道,“几个友好的邻居有一些多余的食物可以让我们自己动手呢…如果我能要回我的开锁器就好了。”

Root起身,靠近了一些,掌心平摊伸出。Shaw对此讯息的反应却有所不同,她皱了皱眉,双手交叉道:“我认为我们应该老老实实呆到早上。你以为如果可以走,我会愿意跟你在这儿耗10个小时?”

“别傻了,Sameen,”Root的手溜进Shaw的裤子前兜,Shaw毫不温柔地抓住了她手腕,拧了一下,但Root仍只是笑。“她已经允许了。再说,你不想今晚过得愉悦一些吗?倒不是我觉得满足口腹之欲是我们最好的打发时间的方式,除非我们说的是口…”

Shaw立马松了手,粗暴地将Root的手推开,自己将开锁器掏出来扔在了桌上。

“住口,赶紧走吧。反正这是你的蠢任务,我干嘛要在意你是不是会搞砸?”

“这是我们的任务,Sameen,机器选择了我们两个。”Root露出了可以称作是狂热分子的笑容,她拿起开锁器,走向门边,“我很快就回来,甜心。可别太想我哦。”

————

Shaw才没有想Root。一点也没有。

但当那个女人回到安全屋,看上去像去了一趟杂货铺(手里拎着环保袋等各种东西),有那么一瞬间,Shaw感到了一种并不属于烦躁的情绪。(是解脱感,好吧,但绝对只是因为今晚的任务没有脱轨得太离谱)她也没有对Root开枪,只是在放下枪前,多举了那么一会儿不必要的时间。但Root看上去却并未察觉。


“我回来啦,”Root用唱歌般抑扬的语调说着,大步走向小厨房,“我找到一些很棒的斯蒂尔顿奶酪,”Shaw对此毫无反应,Root又补充道,“还有些甜酒。”

“要跟你再呆九个小时,这可不够强烈。”Shaw慢吞吞地说。

Root歪了歪嘴角,开始一件件拿出她那些并不那么合法得来的“战利品”。Shaw毫无上前帮忙的意向,她往后靠向椅背,脚伸到旁边椅子上。于是当一瓶半满的杰克丹尼放到她面前时,她几乎被吓了一跳。

“这是我能搞到的最好的了,”Root笑着说,带着些令人恼怒的得意,“那间公寓里恐怕并没有WhistlePig裸麦威士忌。”这引起了Shaw的又一次强烈反应,她猛地扭头,怀疑地怒视着Root。(她发誓回去要彻查自己的公寓,清理掉所有摄像头和窃听器)

“随便吧,这就可以了。”Shaw没有拿杯子,拧开盖子对着瓶口就喝了起来。她看了会儿Root从橱柜里拿出平底锅和几个碗,在偷来的食材中忙碌着,“我并没看出你是个美食家呢。”

“噢,原来你一直在我呀?”Root从她的大餐初步准备阶段中抽了个空转身得意地对Shaw笑了一下,“真是贴心呢,Sameen,我不知道你这么在意我。”

“我才没有,”Shaw面无表情地回道,“我是说你肯定会搞砸,那块牛肉看上去很棒,你要是煎老了或是煎焦了,我可能会忍不住突突你。”

Root好笑地噗嗤一声,清晰可闻,Shaw虽然转身专注于自己的威士忌,也没法完全无视。不过,接下来的半小时中,Root都十分安静地奇迹般熟练摆弄着各式食材,只时不时自己低语几句,Shaw听不清她在说什么。(她才没有在意呢)

真正的惊讶还在后面,当Root将装着一个看上去十分可口的汉堡的盘子摆到Shaw面前的桌上时,Shaw流口水了——只流了一点点。

“用甜酒和斯蒂尔顿奶酪调味的鲜味汉堡,不加任何其他调味品。”

“尝了才知道。”Shaw微微坐起身——不过脚仍搁在隔壁椅子上(更多是为了种姿态而不是为了舒适)——没有任何别的动作,直接咬了下去。


该死的,真好吃。

在旁边仔细观察Shaw反应的Root看上去立马就察觉到了,因为她笑得十分开心,露出了整齐的白牙。

“嗯,看来我今晚小命保住了,对吧?”

“别这么确定,Root,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要打发。”Shaw在咬第二口的同时含混地说着,眼睛已忍不住瞄向料理台,想看看Root给她做了几个。

“好吧,”Root走近几步,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,低声说道,“看来我必须要确保你一直感到满意才行了。”

————

结果表明,Root一共做了六个汉堡,并表现出了令人赞叹的耐受能力。


她平安度过了那一夜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她已没有替换衣服了,当Shaw终于回到公寓时,即使洗过澡了,皮肤上仍残留了些许枪药味。这倒不是什么让她烦心的事,不过当她打开门看见Root在她房里时(预料到会立刻指向自己的手枪,早早举起了双手),这只不过是另一件提醒了Shaw有多么烦Root的事。

“你把我们的位置透露给了时刻警惕,”Shaw生气地说道,放下枪踏入房内,“然后闯入了我的公寓,又一次。”

“是两间不同的公寓,这样也算吗?”Root一脸无辜地问,站起身晃晃悠悠地走过来,Shaw皱眉看着一地轻松被Root放倒的保安。

“算,出去。”

“Shaw,”Root哼哼唧唧地嘀咕,“人家有正当理由嘛,这不都是为了救Harry,而且…我带了谢罪礼物哦。”

Shaw先前就有看到放在Root腿上的小袋子,但并未太过注意(想着Root多半只是来故意气她,而不是再一次电击她的),这会儿,她一把从Root手中夺过袋子,像往常一样无视掉Root脸上得意的表情。

“我亲手做的,”Root说道,再走近了一步,靴子前端几乎快要碰到Shaw的,“没放蛋黄酱。”


Shaw拆开三明治包装咬了一口,一声不吭。味道超棒——优质牛排和足够的辣椒——她感到自己的怒意在悄悄溜走。

仿佛察觉到她的变化,Root靠得更近了。

“你知道吗,Sameen,”她轻声道,“你身上的枪药味特别好闻。”

“这并不是让我卷入一场枪战的好理由,Root。”


这句话几乎算不上什么指责,所以当下一刻看到Root竟自己起身走开了,Shaw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。

“拜托,我知道你喜欢的,”Root挤了挤眼睛,“慢慢享用你的三明治吧,Shaw。”

Shaw眨了眨眼,“你要走了吗?”

她并不想让自己听上去像受到了什么影响(因为她才没有),但她语气里些微的惊讶还是让Root笑了。

“别担心,亲爱的,”Root咧嘴道,“我很快就会回来。下一次我如果必须要走,说不定会带上你一块儿。”


“随便,”Shaw咬了口三明治咕哝道,“只要你带上好吃的。”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 “我做了腊肠秋葵馅饼,”Root一边喊着一边举着一个平底砂锅走进了地铁站,“上面还有蒜香面包皮哦,”她语调悠扬地补充。

Bear是第一个跑出来的(而且,说实话,也是唯一一个),Root奖励地揉了揉它的耳朵。(并且趁着Harold还没转过身,喂它吃了点腊肠)

“现在是什么情况,Miss Groves?”

“或者说,之前是什么情况?”Reese问道,见Root把已经空了一半的平底砂锅放在离Finch各种设备最远的桌上,挑了挑眉。

“消灭了一种致命的丝状病毒,”Root慢吞吞地回答,John立马收回了正伸向盘中塑料叉子的手。 “当然了,这种病毒并不能通过食物传播,即使我们没有严格按照工序完成净化流程。”

Reese仍犹豫了几秒,才用叉子叉起一块馅饼,小心翼翼地尝了尝。

“我倒不知道你有着精湛的烹饪技能呢,Miss Groves,”听到John发出满意的声音并立马又吃了一口,Harold在一旁说道。

“不然我要怎么让Shaw在这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心情满意呢,”她脸上挂上一抹笑意,“我意思是,除了…”

一串突然而来的咳嗽声打断了她,Finch无助地拍着John的背,帮他缓过气来。Root笑得更开心了。

“太辣了吗?”她十分无辜地问。


“才没有这种事。”

三个人都往声音来处转过身去,Bear再一次欢腾地跑向来人。

“怎么,一点辣椒就受不了了吗,Reese?”Shaw低身揉弄着Bear,“还以为你们这些当兵的会比较坚强呢。”

John继续咳着,Shaw笑得更得意了,晃荡着脚步向他们走去。Root用一种根本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——或者至少不该在Finch面前出现的眼神看着Shaw走近。

“我看你不行,还是让我来接着吃完你在吃的…”

Shaw终于走近到看清了桌上放着的平底砂锅,她僵住了,这不寻常的举动让Finch都注意到了。

“Miss Shaw,你是不是——”

“搞什么鬼,Reese?那是我的食物!”

她满脸怒意,两步走过去拿走了桌上的平底砂锅。当她看到Finch和Reese一脸茫然和迷惑时才意识到自己是否有些反应过度了。也只当她看到Root一脸欣喜的笑意看着自己时才意识到她的反应对Root有着什么别样的意味。


“别介意Shaw啦,孩子们,”Root果然开始了,脸上带着努力压抑的表情(虽然眼底还保留着那丝愉悦的闪亮),“显然她想把一些我特定的技能只留给自己享用。”

“Root,”Shaw警告道。

“超甜蜜呢,是吧?”Root笑着继续说,完全无视Shaw的怒目。(显然,某人的怒目因为手捧一只砂锅并没达到想要的严厉效果。)


“我——呃,我还有任务,”Reese闷声道,“好好享用——你的食物吧?”


Shaw的怒目转向了Reese,却立马就达到了该有的效果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

“你是个混蛋。”

这是Root走进地铁站时Shaw对她说的第一句话,Root认为这暗示了Reese和Harold今晚不在——这正是她希望的。

“但你毕竟活下来了。对不起,Sameen,这是道简单的选择题,不管你有多生气。”

Shaw没有回答,空气中弥漫着沉默。Root一步步走向她,脚步声在墙间回响。当她看到Shaw交叉着手臂,肩膀上的紧张已清晰可见时,便停下了脚步,站在五步开外。

“我带了吃的来,”Root示意,举起手里Shaw毫无疑问早已看到的锡箔纸包着的托盘,了然地笑着,“新鲜出炉哦~”

Shaw显然一点也不满意自己的本能反应——她身子已不知不觉微微前倾,鼻尖嗅闻着,深吸了一口混杂着柔嫩猪肉、酸橙和辣椒的香气。

“猪肉卷饼,”Root柔声道,又走近了一步,凝视着Shaw。

Shaw放在手臂上的手指轻轻抽动了一下,紧抿嘴唇。

“我用慢火烹制的,”Root适时补充,嘴唇上扬,音调下沉。

Shaw近乎咬牙切齿地夺过Root手里的托盘,大步走到长椅处坐下,撕开包装。

“你仍然是个混蛋。”

Root看上去毫不在意,跟着Shaw走到长椅处坐下,脸上得逞的笑意一点儿不减。当Shaw忙着往薄饼里塞超出其承受容量的猪肉时,Root的一只手臂悄悄溜到Shaw身后的椅背上。让人吃惊的是,Shaw并没移开身子,如果不是在埋头苦吃,她一定会发现Root脸上的笑意已变得太过温柔。


“你迟早会原谅我的,亲爱的,而你也不会一直困在这下面。”

“是吗?你和机器帮我想好计划了吗?反正不管你和Finch给我带多少三明治吃,我也绝不会同意在你们去搞定撒玛利亚人时,呆在这里袖手旁观。”

“因为你担心我吗?”Root凑近身子,笑得有些放肆。

Shaw从食物中抬起眼,面无表情地盯着Root,特别故意地咬了一大口卷饼,仿佛只有嘴里塞满食物才愿意回答她一样。(她一点都没意识到她这些行为在Root眼里和她所做的所有其他事一样迷人可爱)

“不,因为我想突突那个金发贱人。”

Root耸了耸肩,点头表示赞同,“十分理解。但要有耐心呀,Sameen,要有耐心和…一点信心。”

“这两样东西都不是我的菜,Root。”

“或许吧,”Root歪着头想了会儿,然后低下头朝Shaw坏坏地笑,“不过我倒能想几件属于你的菜的事,等你吃饱饭后。”

Shaw并没有立即回应,又咬了几口食物后,才慢慢咬钩,“比如说呢?”

“唔,你知道Harry有多不喜欢我们在他桌上吃东西对吧?”

Shaw点了点头,Root的笑意更明显了。

“想象一下他会有多不喜欢我们用他的桌子来做一些…更糟糕的事?”


在被关到地铁站后,Shaw第二次露出了笑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

安全屋里安静得让人觉得浑身不对劲。

Root看着Shaw把手枪拆开又组装上一次,拆开又组装上两次,当Shaw开始第三次重复时,她站起身来向厨房走去,脑子里思索着各种选择。(走过去的路上她的手忍不住抚过Shaw的背部)

一个小时后,Shaw已经开始拆装她的点50口径机枪,双手稳稳地装上搭扣和枪栓。Root靠在门框上,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。

“你是要一直这么盯着我看还是我们去什么地方用用这些家伙?”

“暂时都不要,”Root直起身,“不过我觉得你会想吃点东西。”

Shaw在枪上忙活的手顿了顿,在Root还来不及眨眼前便又恢复了组装的动作。

“吃什么,毕翠丝·莉莉吗?”Shaw脸上的微笑让Root的心脏都抽动了一下,“他们用过这招了。”

“不,Sameen,”Root低声道,手再次放到她背上,“来点新东西。”

在Shaw起身时,Root的掌心能感受到她呼吸的律动和肌肉的活动,她几乎有些懊悔自己给她让路时把手放下了。Root把Shaw带到厨房,餐桌上已放好了一只碗和一把勺子。

“汤?”Shaw疑问道,嘴角下撇,“我跟你说过他们对我使过折磨手段了,Root。”

“真好笑,”才不好笑呢,当然这句话说起来比较容易,看到Shaw听到后脸上露出了些得意的笑意,也算值得吧,“但不是哦,这是炖菜。”

“什么炖菜?”Shaw问道,一边疑惑地坐下。

“最棒的一种,匈牙利红烩牛肉。”

Shaw没再反驳,往后坐了些身子,手里玩弄着勺子。Root用长柄勺给她碗里添上超大一勺食物(包含了足够Shaw吃的牛肉)。

“看见了吧,不是汤。”Root沾沾自喜地笑了,伸手将Shaw额前一绺头发拨开。Shaw翻了个白眼,倾身上前吃她的红烩牛肉,(而不只是为了躲开Root的触碰)

Shaw发出几声含糊的赞叹,这对Root来说已经足够。她带着满意的笑容又看着Shaw吃了会儿,便起身将锅放回炉子上,转小火煨着(因为Shaw一会儿毫无疑问还要吃)。


“你不想来点吗?”

红烩牛肉对她们来说是新的尝试,这种邀请则更是了。Root睁大眼睛转过身,而Shaw的目光仍专注在碗里,勺子一下一下往嘴里送着炖菜。


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。

因为当Root在Shaw对面坐下,为自己添上一碗炖菜后,眼里已有晶莹闪动。

(一切恰到好处,多一分都会太多了。)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

“Shaw?”Root病弱地咳嗽着,从可怜的轻声半咳慢慢变为整个身子都在摇晃的大声咳嗽。

毫无回应。

即使机器也在帮忙呼叫着Shaw的电话,Root仍只得到沉默。

她试图跪起身来,但发现就这么个动作都做不了,刚轻轻一动,汗水就浸湿了眉间,嗓子干燥欲裂。

“Sameen?”她又试着叫了叫,“我——”

卧室门被一下打开,露出了一个非常不开心的、个子不高的、波斯裔反社会分子的身影。

“——没事,”Shaw语调平淡地打断她,“你有轻微的流感症状,所以你没事。”

Root将毯子裹在身上,皱着眉说:“但是我冷,你知道我的兔兔拖鞋放哪儿了吗?”

“不,Root,”Shaw咬牙道,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…那我可以借件你的运动衣穿吗?”

“Root,我对天发誓,”Shaw再次咬牙道,“我要走了。”

事实证明这不是一句空话,在Root再次抛出一个狗狗眼之前,Shaw已经离开了。(诚然,Bear用这招的成功率大大高于Root,但毕竟值得一试。)不过,Root没有听见大门的响动,所以她并没感到被彻底抛下,尤其当Shaw五分钟后就回到了房里,这次手里举着个托盘。

“坐起来,”Shaw轻声道,“把这个喝了。”

Root显然有些迷惑,她起身靠坐在一个枕头上,伸手去够那个盘子,Shaw立马塞给了她。

“Shaw,这是...汤吗?”

“不是,”Shaw瞪着她,几乎有些退缩,“这是dizi。”

Root眨了眨眼,迷惑地看着托盘里的两只碗。在撒玛利亚人终于被打败后,机器难得的没给她提供任何解释。

“这是炖汤,还有肉泥,先把汤喝掉,再吃肉泥。”

Shaw叉着手臂,仿佛谅Root不敢再多问什么。

而Root,当然就敢。

“这是你做的吗?”笑意在她脸上洋溢开,虽然带着些疲惫,但仍保有Root惯有的得意,“为我做的?”

“好吧,”Shaw淡淡地开口道,“这才是最棒的炖菜,必须得有人证明你的错误。”

“而你就正巧需要在我生病的时候向我证明?”

Root脸上的得意越来越明显,而Shaw正忙着从裤子后兜里掏出一把勺子和一张匆忙撕下来的餐巾。

“对,好吧,你这样比平时还讨厌,”Shaw咕哝着,将餐具和餐巾塞给Root,“如果你不快点好起来,我很可能会突突你。”

即使又来了一连串咳嗽,也抹不去Root脸上的笑容。


“所以这是治疗流感的秘方吗,Sameen?”

“不是,”Shaw瞪着她,有些犹豫的,脸色回归平淡,“但我总会觉得好很多,当我还小的时候,母亲常常做给我吃。”


有史以来第一次,Root没有用什么俏皮话回应,但这一点儿也没减轻Shaw的恼怒。当她注意到Root脸上浓烈的情意时,她轻哼一声,耸起了肩膀,“你就好好吃掉它,好吗?我还得去突突人呢。”

“你不吃一点吗?”Root大声打了个喷嚏,Shaw不禁往回走了一小步。

“不,我晚点再吃。”

虽然还在流着鼻涕,Root的眼睛也亮了起来,“所以是说你还会回来咯?”

Shaw轻轻摇了摇头,脸上隐约有一丝笑意,她转身走向门口。

“为了食物,Root,只是为了食物。”



评论(10)

热度(639)

  1. No.20160418MistressCara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Shoot Archive
    我也想吃